波兰王国被沙皇俄国统治人民不堪重负纷纷要求独立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一八一五年,维也纳会议再次对波兰进行瓜分。沙皇俄国掠得了原波兰领土的十分之九,建立了波兰王国,沙皇亚历山大一世兼任王国的国王。普鲁士分得了波兰的西北一隅,后来称为波兹南大公国。奥地利得到了加里西亚。

这就使波兰人民再次处于亡国的境地。波兰人民为了恢复独立的民族国家,前仆后继,进行了长期的斗争。一八三0年,曾经爆发过波兰人民的起义;一八四六年,克拉科夫人民也进行过浴血奋战。一八四八年,波兰人民再次掀起争取民族独立的革命风暴,失败后,成千上万的爱国志士受到审讯,民族独立运动遭到严重摧残。

可是,波兰人民争取民族独立的意志不可侮。在十九世纪五,六十年代经济发展的基础上,又形成了波兰人民民族独立运动新高涨。一八四五-一八五七年间,波兰王国的工业产值从一千七百万卢布增加到四千二百五十万卢布,工人人数从四万六千增加到五万六千。波兰的工业主要还是手工业,但也出现了手工工场。

波兰的工业以纺织工业最为发展,一八六0年已有三百二十家,三万六千工人。也出现了少数现代化大工厂,如罗兹的萨伊布列尔纺纱厂,一八五四年有纱锭一万八千支,织布机一百台。采矿业也有一定发展。一八六0年,采矿工人为九千人。铁矿开采一八四0年为两万五千吨,一八六五年已达五万五千吨。煤的开采一八五六年为八万三千吨,一八年为十六万六千吨。华沙是波兰的工商业中心,一八六三年有人口十六万三千人。第二大城市罗兹也有三万二千人。

但是,波兰王国仍然以农业为主,贵族地主的土地所有制占统治地位。全国耕地的百分之六十属于波兰小贵族的庄园。小贵族不断兼并农民的土地。耕种三摩尔根土地的农民已完全丧失了土地,耕种十到三十摩尔根土地的农民也被夺走了大部分土地。十九世纪初期,农民耕地还占耕地总面积的百分之五十六,到五十年代已减少到百分之三十二。一八五九年,波兰王国共有三百三十万农民,有一百三十万人没有土地。在农村里占统治地位的仍然是劳役地租。

货币地租也有所发展。有些地方是劳役地租和货币地租并行。到一八五七年,贵族地主庄园实行货币地租的还不超过百分之四十。残酷的封建剥削,使农民大批破产,农民数量大为减少。一八四六年,农民数为四百八十六万七千人,一八五九年减少到四百七十六万四千人。沙皇俄国对波兰实行野蛮的民族压迫。它在波兰实行军事管制,反对进行任何改革。沙皇将军巴斯凯维奇由于波兰革命有功,获得华沙公爵称号。他在波兰推行俄罗斯化政策,俄籍官吏充斥国家机关。沙皇控制着波兰的教育事业,百分之八十的波兰人是文盲。

广大人民群众对沙皇的统治极端不满。农民得不到土地,工人不能成立工人组织,不能罢工,手工业者被剥夺了组织协作社的权利。资产阶级没有经营企业的自由。知识分子受到各种迫害,连下层僧侣从事宗教活动的自由也受到限制。波兰小贵族也感到缺乏民族自由的痛苦。波兰人民把反对沙皇统治,争取民族独立,同反封建制度的斗争结合起来,这两者构成波兰人民革命的主要任务。克里米亚战争以后,俄国国内农奴制度的危机加深了,这不能不影响到波兰王国。沙皇亚历山大二世顽固推行对波兰的民族压迫政策。一八五六年五月,他在华沙公然宣布:“先生们,不要有任何幻想!”可是,面对着革命形势,他不得不对波兰进行让步。他取消了对波兰的军事管制,允许流放到西伯利亚的波兰人回国。

波兰小贵族也发生了分化。许多小贵族失去了土地,已经没落。他们组成波兰的“平民知识分子”阶层,构成波兰社会的民主阵营,他们主张武装人民,建立自由、独立的波兰。广大资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支持他们的主张。波兰的资产阶级在政治上是不成熟的,他们同小贵族有密切的联系,在政治上依靠小贵族。

同时,在华沙成立了秘密的革命小组。其中有爱德华·尤尔甘斯领导的小组,其成员主要是学生和知识分子,接近农业协会。还有纳尔希兹·扬科夫斯基领导的小组和扬·库尔纳领导的小组。前者积极进行武装起义的宣传工作,争取群众参加民族解放事业。这两个小组后来合并,组成委员会作为领导机构。

革命的群众运动也不断向前发展。一八六0年六月十一日,举行了初次的。同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在纪念一八三O年革命三十周年的时候,举行了强大的政治。在革命形势日益成熟的条件下,一八六一年二月二十一日,农业协会召开代表大会讨论农业问题。二月二十五日通过废除劳役制,实行货币地租,根据“志愿”原则农民可以赎买土地的决议。各革命小组为了对农业协会施加压力,二月二十七日举行。沙皇当局下令向群众开枪,死亡五人,伤几十人。当时,华沙的资产阶级也展开了独立的活动。二月二十一日,工厂主、商人、手工业者组成代表团,向沙皇总督提出请愿书。

面临着日益高涨的革命形势,沙皇企图同波兰小贵族妥协。它宣布解除王国内务委员会主席穆哈诺夫的职务。三月二十七日,又宣布恢复波兰王国国务会议,组成教育和宗教事务委员会,首脑是波兰贵族亚历山大·维列波尔斯基。维列波尔斯基是妥协派,以莫扎伊斯基为首的农业协会不同意他的主张。沙皇政府决定进行。四月四日,解散了华沙代表团。四月六日,农业协会也被封闭。四月八日,各革命小组为了表示抗议,举行。军队开枪射击,二百人死亡,许多人负伤。

农动也普遍开展。农动从东部各县开始,很快扩大到全国大部分地区。四月末参加运动的是七百七十八个村庄,十二万八千人,五月上半月又增加一百一十二个村庄,一万八千人。农民不仅拒服劳役,反对地主,也反对沙皇政府。他们攻击地方政权机关,要求取消封建义务,要求土地。为了缓和农民情绪,五月十六日公布法令,从一八六一年十月一日起,用货币地租代替劳役地租。这并没有满足农民的要求。六-七月份有三万多农民不服从这个法令。十-十一月份农动再次高涨。

城市市民和工人的群众运动也不断高涨。许多城市的人动采取宗教爱国形式。华沙的手工业行会不仅提出民族爱国口号,也要求进行民主的和社会的改革。

Similar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