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波兰的选举制国王及其最后阶段

author
0 minutes, 1 second Read

  “强力王”奥古斯特二世,1670到1733,活了六十四岁,他是,帝国萨克森选侯弗里德里希·奥古斯特一世,1694到1733,在位四十年,波兰国王奥古斯特二世,1697到1706,1709到1733,共在位三十四年,他被认为是十八世纪欧洲宫廷辉煌的最引人注目的人物之一,他身材高大魁梧、力大无穷,得号“强力王”,据说可以徒手断铁、单手破墙。他于年轻时,1687年,造访法王路易十四的凡尔赛宫,对凡尔赛宫的华丽排场与路易十四的绝对王权非常仰慕,因此终生以路易十四为偶像,他因此建立了萨克森的绝对君主制,并获任波兰国王。

  弗里德里希·奥古斯特是萨克森选侯约翰·格奥格三世的次子,萨克森选侯约翰·格奥格四世的二弟,1694年,他继承父兄,继位萨克森选侯。1697年,威震欧洲的波兰国王扬三世去世,弗里德里希·奥古斯特,该信天主教,获得皇帝支持,在竞争波兰王位的十八人中胜出,当选为波兰国王奥古斯特二世,成功击败威胁性最高的法国候选人孔第亲王。

  随后,很快,奥古斯特二世,于1699年11月,与丹麦、俄国,结成反对瑞典国王卡尔十二的同盟。1700年8月,爆发了反对瑞典的第三次北方战争,亦即北方大战,1700到1721。奥古斯特二世,拥有萨克森军三万、波兰军一万八千,军队规模庞大,在同盟中首屈一指,但是,萨克森-波兰联军,人数虽多,战斗力却不强,不是瑞典军队的对手,1701年,瑞典国王卡尔十二,在里加战役中打败波兰军队,1702年,他率军攻占波兰首都华沙。1704年7月,贵族会议在卡尔十二武力威胁下,宣布废黜奥古斯特二世,选举听命于瑞典的波奸斯坦尼斯瓦夫·来辛斯基为波兰国王斯坦尼斯瓦夫一世。但是这一决定受到波兰大部分贵族的反对。

  波兰政局从由瑞典控制,改为由俄国控制,位于瑟穆 的波兰议会听任俄国宰割,史称沉默的瑟穆。

  在波兰,奥古斯特二世致力于恢复王权,他于1715年,未经波兰的贵族国会(瑟穆)同意,就开征新税,结果波兰贵族发动叛乱,企图推翻奥古斯特二世。奥古斯特二世毫无惧色,因为他有强大的萨克森军队,他调来萨克森军两万五千人,前来波兰叛乱,波兰贵族病急乱投医,竟然不顾一切,不惜引熊入室,向俄国皇帝彼得一世求援。贪婪成性的俄国熊,当然不会放过如此良机,彼得一世遂于1717年,以居中调停为名,派遣军队,不由分说,强力压服双方,从此俄国皇帝成为波兰的太上皇。俄国主持的1717年协议,规定波兰-立陶宛联邦,只准维持二万四千人的常备军,大约是俄国的十分之一,并且国王无权指挥军队,这更刺激了几个权贵大家族争夺权力。权贵互斗,使得贵族间离心离德,更加渴求外国强权的干涉。

  沙俄王国升级为帝国,奥古斯特二世与瑞典签订条约,恢复战前疆界。此时,波兰和萨克森,境内一片残破,萨克森的人口从两百万下降到一百七十万,萨克森的国力很快就被“士兵王”统治的普鲁士超越,普鲁士国王弗里德里希·威廉一世,力倡俭朴,把军队从三万八千人,扩大到八万人,治下人口,从1713年的1一百五十五万,增加到1740年的二百二十五万。

  虽然奥古斯特二世文治武功颇盛,他去世后,以“艺术之父”的名号被长久纪念,但是,国内的路德派贵族,仍是对他改信天主教颇有不满,并反抗其集权措施。1717年,为使得儿子能继承波兰王位,他命太子奥古斯特三世改信天主教,在萨克森贵族间引起轩然,各自在其封地内选侯的施政与干涉,并减少和朝廷的合作。虽然都城的贵族议会在1730年代被王权持续压制,但是各地的城市议会却不断茁壮成长,反抗朝廷,贵族拒绝在军队服役当军官,使得萨克森军队人数一直无法突破到四万人,萨克森贵族无法做到像普鲁士的容克贵族那样积极服役,充满效忠王室的尚武精神。

  当时,邻国普鲁士,“士兵王”,正以令人难以忍受的吝啬积累钱财,全力扩军备战,奥古斯特二世无法扩大军队,却对自己的高尚风雅与文化建设沾沾自喜,自诩其都城德雷斯顿是德意志的雅典,指自己高雅,把邻国普鲁士都城柏林比作德意志的斯巴达,指士兵王粗俗。最终的结局是,士兵王雄才大略的儿子弗里德里希大王继位后,扩军至十六万人!于1756年,轻易地攻破军备不振的萨克森,其军队不足四万人,根本不是对手,普鲁士由此建立北德地区的霸权。

  据说,他因此忌惮萨克森的国力,在未来的七年战争(1756-1763年)中,以占领萨克森、榨取其资源为首要目标。

  1733年,奥古斯特二世在华沙病逝,他生前努力想将波兰的国王选举制改为世袭制,以传给自己的子孙,世世代代传承下去,最终没有成功,波兰继续维持国王选举制。好在,在外部大国俄国与奥地利的支持下,其子奥古斯特三世,在波兰王位继承战争(1733年-1738年)中,于1734年,成功当选为波兰国王,

  不过,这并不是维廷家族的真正胜利,因为,奥古斯特三世之所以能当选,是因为,俄、奥两强达成共识,让二流国力的萨克森选侯当选波兰国王,比较容易操控。

  斯坦尼斯瓦夫一世的女婿路易十五,支持他的要求:在1733年奥古斯特二世去世后由他继承王位,这导致了波兰王位继承战争。在1733年9月,斯坦尼斯瓦夫一世化妆为车夫,抵达华沙,虽然有很多抗议,但是斯坦尼斯瓦夫一世依然完成了复辟。不过,俄国反对瑞典、法国提出的任何人,俄国当即抗议其当选,支持新的萨克森选侯奥古斯特三世为波兰国王,同时俄罗斯的盟友奥地利也支持奥古斯特三世,因为奥古斯特三世的夫人是前奥地利大公约瑟夫一世的女儿。

  1736年1月26日,斯坦尼斯瓦夫又一次退位,波兰王位继承战争结束,女婿路易十五还是为他做了努力,他被封为洛林公爵,而原先的洛林公爵则得到了绝后的托斯卡纳大公国作为补偿。而这意味着,在斯塔尼斯瓦夫一世之后,洛林公国将被女婿路易十五的法国吞并。1738年,斯塔尼斯瓦夫一世在洛林的吕内维尔定居,在那里成立斯坦尼斯瓦夫学会,他的晚年为科学和慈善献身,学会最有名,具有争议的是卢梭。

  已故波兰国王奥古斯特二世,得号“强力王”,不仅是说他力大,而且还是指他不遗余力追逐女色,他情妇无数,为他生下三百八十二个私生子女,其中,法国名将、萨克森伯爵莫里斯,是著名人物。他有妻子一名,是来自勃兰登堡-拜罗伊特公国的克里斯蒂娜,生下合法儿子一个,即奥古斯特三世,

  ,一代名将,1696到1750,活了五十四岁,是强力王奥古斯特二世和情妇奥露拉·柯尼希斯的私生子。

  战争结束后,不少军人复员,帝国军队未继续给他安排职务,百无聊赖之下,他前往巴黎学习数学,这是他人生的重要转折点。

  在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中,1745年,萨克斯调任驻尼德兰的法军总司令,抗击英、奥、荷联军的大举进攻。他在丰特努瓦战役中,重创联军,继而挥军追击,多次获胜。次年,攻克布鲁塞尔和安特卫普,随后攻入荷兰。1748年,攻占马斯特里赫特,晋升法国大元帅。虽然这次战争中法国输了,但萨克斯伯爵却是各方公认的最能干的将领。

  奥地利王位战争结束后,萨克斯退休,于1750年7月去世。萨克斯在训练和保持军事骨干方面,为法军留下了宝贵的业绩,提出了改革的思想。他认为征兵制优于募兵制,强调精神因素是决定战争胜负的重要因素,他重视火炮、工事和刺刀在战斗中的作用,其军事理论观点集中反映在其名著《我的沉思》与《书信与回忆录》中。其军事理论对拿破仑影响极大。

  新任波兰国王奥古斯特三世,他是:萨克森选侯弗里德里希·奥古斯特二世,1733到1763,在位三十年,波兰国王、立陶宛大公奥古斯特三世,1734到1763年,他是最后一位立陶宛大公。

  波兰新任国王奥古斯特三世喜欢打猎,歌剧和集邮,在他三十年的统治期间,他在波兰只住了不到三年,这对波兰来说是致命的,波兰贵族各大家族,如:恰尔托雷斯基家族、波托茨基家族,在冲突中,以自由否决权,使得众议院瘫痪,导致波兰国内局面进一步混乱,极大地削弱了波兰立陶宛联邦的国力。奥古斯特三世放任不管,不做任何努力。

  1763年,奥古斯特三世去世,他的长子,弗里德里希·克里斯提安,继位萨克森选侯,但落选波兰国王。新任波兰国王出自波兰贵族大家族波尼亚托夫斯基家族,是为斯坦尼斯瓦夫·奥古斯特·波尼亚托夫斯基,即斯塔尼斯瓦夫二世,他于1764年9月7日,在恰尔托雷斯基家族发动的获俄罗斯支持的政变成功后,当选波兰立陶宛联邦国王。

  俄、普、奥三国出兵,以保护各所属教派的名义,于1772年,趁机第一次瓜分波兰。

  但是,一切都为时已晚,波兰已经病入膏肓。不久,不少波兰贵族成立反动的塔戈维查联盟,由波托茨基家族支系的斯坦尼斯瓦夫倡导组成,要求推翻《五三宪法》,恢复自由否决制,并国王与恰尔托雷斯基家族的集权政策。该联盟主动向俄国求援,请求派遣俄军来摧毁宪法,这对俄国女皇叶卡捷琳娜二世来说正中下怀,1792年,第六次俄土战争一结束,俄军立刻进攻波兰,并要求废除宪法,爆发1792年波俄战争。

  不过,他使文化和教育领域前进了一大步。他建立了支瓦利大学,以及国民教育委员会,这是世界上首个教育委员会。在1765年,他帮忙开办了监督报和波兰国家大剧院。他主持了著名的波兰“星期四晚餐”,这是波兰首都最辉煌的政府职能,它支持建立制造业,开发矿产。他还改造了华沙王家城堡,建立优雅的王家浴池公园,这是华沙最浪漫的公园。他还建立了画廊和雕刻室。

Similar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