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参加集体婚礼的职场新新人类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五月是结婚旺季,作为一个刚满三十周岁的90后,我陆陆续续地参加过不少稀奇古怪的婚礼。比如我一个同学,他家里是开4S店的,从小就喜欢车的他直接在4S店举办了汽车婚礼,所有到场的亲友全都坐在展厅的汽车里。还有一个同学,她爱吃火锅到无法自拔,就连老公都是吃火锅认识的,于是她拥有了一场牛油锅底料味儿的婚礼。如果说这些还都在我们的想象范围内,那么上个月的一场百对新人集体婚礼则彻底颠覆了我对“婚礼”两个字的认知。

这场婚礼是国内顶尖互联网大厂某里为员工策划的集体婚礼,我作为家属,被邀请参加观礼。大概是被疫情憋的,太久没出远门,生活里有一点小事都让我兴奋不已。早早起床,沐浴更衣,浓妆艳抹,到了园区门口,保安小哥居然对我说:“恭喜恭喜!”

这床没白早起,这场集体婚礼,让我见识到了互联网大厂的工作狂们如何淡定地度过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天。

其实,我自己对集体婚礼还挺好奇的。听起来像是随随便便就把婚结了,跟跳一场集体舞一样。这对很多重视仪式感的父母来说恐怕难以接受。前阵子,我在园区附近的咖啡店,就听见一个抱着电脑写代码的程序员跟同事讨论过这个话题,只见他狡黠的眼睛亮了一下:“我跟我爸妈说了,这个集体婚礼可不是报名就行的,被抽中了相当于中了万元大奖!我爸妈是财迷,买了一辈子的彩票都没中过奖,听到‘中奖’这两个字,他们立马上头了!”谁说程序员缺少幽默?个个都是隐匿的段子手,个个都是爆梗王!

单会说爆梗的段子不是本事,有本事的人都把自己变成了段子。当我到了婚礼现场,放眼望去,一百对新人正等待排队入场,新娘子穿着大红色的秀禾服,新郎是一身传统的黑色西装礼服。他们排队的时候,路过的同部门同事会向他们道喜,然后我就听见新郎回了一句话:“那个方案最后还是要再过一遍……”道喜的同事居然也不觉得突兀,就站在线外跟新郎讲了一句:“这个方案,有几个地方还需要再修改一下……”

“吧啦吧啦”说了一通我们外行一点也听不懂的话后,这位同事猛然想起了自己的“初心”原本是道喜的,怎么变成了讨论工作?接着他不好意思地说了句:“不着急,不着急,恭喜你呀!百年好合,早生贵子!那个,明天有个会议,你来吗?”

这画风似乎不对啊。毕竟,结婚这事儿一辈子只有一次啊!不过,对于互联网大厂的家属来说,这真的是寻常到不能再寻常了。是的,我们早就对“程序猿”们的工作模式见怪不怪了,就连度假酒店的泳池里,还有人躺在游泳圈上,抱着电脑工作。

我还看到有一对新人很有趣,在排队等待入场的时候,各自拿着手机打电话,两人眉头紧锁,表情一看就是在谈工作。电话打完后,新郎帮新娘擦了一下手机上蹭得满屏的脂粉,新娘又帮新郎整理了下衬衫领口,简直就是大型撒狗粮的现场。

还有一个更猛的新娘。那会儿婚礼已经结束了,大概是天气太热,这位新娘脱掉了秀禾服的上衣,里面竟然穿着公司发的纪念T恤,头上的步摇还没摘,就坐在花坛边打起了工作电话。等我买完冰咖啡再路过的时候,发现她已经拿着笔记本在办公了,她的同事在旁边安慰道:“你先休息,不着急马上要的,后天也行。”新郎也脱掉了西装外套,穿着衬衫陪她坐在花坛上,手里还拿着公司当天发的小扇子给她扇风。

其实在大婚当天,公司并不会有什么特别紧要的工作交给他们处理,只不过他们都习惯了随时随地让自己处于工作状态。在这些90后的互联网人眼里,他们接受让工作像吃饭喝水一样融入生活,即便是在婚礼现场工作,也不觉得大惊小怪。

工作归工作,这丝毫不会冲淡婚礼的神圣感。在举行交换戒指的时候,在宣誓的时候,在接吻的时候,在给婚书盖章的时候,我在投放的大屏幕上看到了许多对新人的面部表情特写,他们看着彼此,眼里满是星光,还有许多新人都流下了幸福的眼泪。

这群新新人类带着一股冲劲投入了职场,“入侵”着我们的世界。他们的执着与拼搏狠狠冲击了“工作与生活要分开”这个流行了许多年的观点。对于婚姻生活,他们从新颖的婚礼仪式上就要打破“婚姻生活不过是柴米油盐”的传统说法。因为这群新新人类时刻都在拥抱着变化,并且坚定地认为,每个普通人都可以努力让自己发光发亮,只有自己拥有了足够的光芒,在另一半眼里的星光才够闪亮。

Similar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